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全职王夫 076话 造化

发布时间:2020-01-16 19:30:35

全职王夫 076话 造化

某个被惦记着的情敌,此刻已经穿越法阵带兵进驻白军营地,赵天化进入中军帐,虽然其他四阀新派的将领都比他年纪大,却都主动起身行礼,并早早让出了执掌白军印玺的资格。

“黑军的最新动态斥候已经摸清,但就黑军主帅,还是一无所知。”一名情报官主动向赵天化递上最新情报资料。

赵天化移到沙盘处,龙章风姿的神采让其他人紧随其后,他抬手拂过沙盘,上面的排兵布阵瞬时回到上一轮。

他指着沙盘道:“作为初出茅庐的将领,星移上来先主防御本没有错。可惜他遇到的是经验老道的行家,新手往往会寸土不让,但黑军的这位主帅只关注咽喉要地,他只防范我军的致命一击,这种能够舍小利保大局的战法,乃大将之风。”

“还大将,竟然在我军饮用水中下泻药,如此卑鄙的手段非正人君子所为。”此人乃沈阀派来的将军,对于沈家大公子掌印惨败的事,他自然要出口气。

“确实不太光彩,但战争与道德无关,身为军人,我们的目标是赢得战争,虽然只是训练演习,但还是疏忽不得,这一轮,还请各位阀门将军鼎力相助。”

“那是当然。”

“赵大公子尽管吩咐。”

“定当竭尽全力。”

“让黑军看看,我们阀门真正的实力。”

……

赵天化就是有这样的能力,他一席话,就能带动军士的士气,就像白军从知道他掌印的那一刻起,士气猛然提高三成。

因为他这位赵氏麒麟子,打仗就没输过。

“这一轮,我们怎么打?”有将军请示道。

“防御战容易让我们疲于奔命,而攻击是最好的防御。”

赵天化说完,有位身穿白色军装的年轻军官上前道:“赵大公子若要先锋,白轻羽愿往。”

赵天化睇向那人,只见对方内识饱满,领域扎实,稳稳过了战将级,遂点了点头,把先锋一职允了这位自告奋勇的白阀子弟。

与此同时,被夸奖的经验老道的某位行家,如今是一点儿都硬气不起来,据凰姬估计,他至少还得过两次血脉之力给赢子璎,她的血脉才能起稳,也就是说他还要两次晋级战将,再两次被打回原形,因为战将级别的血脉才堪堪够郡主级的子璎汲取。

秦霜看到唐谙被她家殿下从修炼室扶出来时,不禁揶揄道:“我还第一次看到在满灵气的修炼室能练到倒退的,唐司令,全世界我就服你。”

“秦霜,别闹他。”赢子璎又嘱咐道:“让御膳准备补气血固精力的药膳来。”

秦霜腹诽,又不是女人,补毛气血,但她家殿下护短,她也只有照办。

唐谙进去前实力已经在战将级的门口,出来时,连圆满的战兵都不是,这不禁让秦霜脑洞大开,但看到唐谙脖子上的血洞,吻痕还有她家殿下晋级君主的实力,她甚至有些同情起唐谙,她非常客气地给唐谙准备了高领的毛衣和墨镜,她甚至还帮他化了个妆,要不然以唐谙苍白的脸色,出去能吓死人。

而两天没吃东西,唐谙这一顿直吃到撑为止,饭后,来了两个小男孩儿,也就十岁左右的模样,他们向赢子璎呈上一个锦囊,唐谙好奇凑了过去,问道:“这个什么东西?”他也不见外,直接从小童的手里抢过锦囊,跟着将里面的东西掏了出来。

就一张空白信笺,唐谙正看反看,还是空白的。

这时赢子璎走来,从唐谙手里拿过信纸,信纸一到赢子璎手里,立即在信纸上出现了立体的全息影像。

唐谙觉得神奇,这玩意儿居然要收信人才能开启,机密性挺好。

信纸上的小人穿戴倒是器宇轩昂,先是行了礼,只听他道:“恭喜殿下晋级君主,臣喜不自胜,特奉上天机阁凝炼的玄黄珠一枚。”话音落,小人儿手中已经托起一粒释放着金光的珠子,母指头大小。

赢子璎将其收在掌心,她又看了眼唐谙,对其道:“吞下去。”

唐谙颇嫌弃地看了一眼,他极不喜欢她的态度,哪怕解释一下,这玩意儿的好处也行啊,就像虚空那次一样,一块生的内脏就扔过来让他吃,他有阴影好不好,而且在他的世界,好些个皇帝都死于乱服丹药,在唐谙看来这玩意儿八成都是骗人的,于是唐谙道:“太大了,会噎住,而且是给你的,我不要……”

说到要字正好口大张,赢子璎将珠子直接塞进他口中,他一个不防,竟吞了。

唐谙在吃的东西上真有洁癖,来路不明的东西他会觉得恶心,两个小童诧异地看着唐谙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样子,内心的感受是玄黄珠给这种实力还不到战将的家伙真是暴殄天物。

玄黄珠入腹即融入丹田,哪儿还能吐得出来。

“殿下,你看这人嘛,得了便宜还嫌弃。”红衣童子跳到唐谙跟前,小小人儿竟然叉腰道:“玄黄珠一百年才能凝炼出一颗,乃汲取天地灵气的宝丹,增强法源那都是普通人所激发的能力,若遇奇才,说不定还能凝法成器,那可就是法器,给这种战兵都不圆满的家伙,纯属浪费!”

另一位绿衣童子拉了拉红衣童子,这才道:“殿下既然将玄黄珠给了这位大人,怕是及其爱护的,你少多话。”

“你以为是糖果……”红衣童子还在嘟囔,被绿衣童子赏了一个爆炒栗子在头顶这才正真消停。

那信纸上的小人投影也侧目看了唐谙一眼,他略一沉思,终还是没有多言,只提醒赢子璎道:“这些日子殿下万事小心,锦囊请收在身边,以防万一。”

“防什么?”唐谙问道。

赢子璎收起信纸,影像立时消失,她将锦囊收进裤兜里,淡淡道:“没什么,老样子,一点儿新意都没有,以前没能杀得了我,如今我成就君主,我让他们来多少死多少。”

“等等等,打住!”唐谙扶额头疼,“不是说好了的,凡事我先来。”

赢子璎真不想打击唐谙,她只“呵呵”两声,转身走了。

“你瞧不起我?”唐谙拧眉。

“我没有。”赢子璎真不是瞧不起他一颗真心,但就像他爱护她一样,她亦珍惜他,所以才不想让他去给人塞牙缝。

唐谙就觉得心里无名火起,并伴随着灼烧般的疼痛,浑身血液像是全都涌回心脏般,让他瞬间四肢冰凉,剧烈的心跳仿佛要跳出胸口一般,他下意识伸手按住心口,才赫然发现他手上竟燃起青色烈焰。

青焰初时只是淡淡的火苗,等赢子璎察觉身后不对劲回头时,只见唐谙半跪于地,低咒道:“我就说不能乱吃东西……”他娘亲的疼,他已经说不出那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极寒,寒到心都能冻碎成渣,也极热,整个人像是要被高温融化一般。

青焰一寸寸烧过唐谙的肌肤,所过之处,肉身变得如龟裂后的熔岩之地,血脉如奔腾的岩浆,让青焰燃烧地更旺,最后只见熊熊青焰将唐谙吞噬。

“殿下!”秦霜欲出手相救,却被赢子璎阻住。

“不碍事,你仔细听,他的心跳极有力度,初时的剧烈已经趋于平稳,如果我没料错,玄黄珠应是触发了他身上的造化,你不好奇吗?那家伙能凝炼出什么样的法器。”

赢子璎看着青焰在唐谙身上由浓转淡,最后凝在唐谙的影子上,燃烧的青影,不灭不息。

她倏然唤法成鞭,呼啸一声朝唐谙扬手一鞭,君主的实力让这一鞭风雷顿起,即便是秦霜,也睁不开眼,她毫不怀疑,若这一鞭击打在身上,那还不是分筋挫骨的事,直接就该扬灰了事。

然唐谙双臂交叉在头顶,硬生生吃住了赢子璎君主实力的一鞭,就见唐谙身上被青焰灼烧后的岩灰纷纷脱落。

“这么迫不及待的谋杀亲夫,你也真舍得下手。”

唐谙揶揄出声,他单手撑在青焰之影上,从中抓出一只夜凰来,黑影的夜凰,除了一对青焰凤目,每一根尾羽之上,都是一只张开的眼睛。

“暗界临尘!”

随着唐谙的呼唤,那夜凰展翅冲上半空,随着它黑翼伸展,整个空间瞬时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秦霜脸色大变,领域战?这已经是将帅极别的战场,唐谙怎么可能?

赢子璎扬笑道:“雕虫小技。”

她一声“雷域”,瞬间黑暗空间被道道惊雷霹碎了开来。

重见天日之际,赢子璎第一眼竟没瞧见唐谙的身影。

“将军!”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赢子璎只看到一道黑影将她环住,其中一缕竟绕在她颈项间。

不用想,如果架在她脖子上的是别的器物,她就没机会了。

待黑影褪去,唐谙在她身后,他将她禁锢在怀里,唇压在她耳边,要是没有外人在的话,他发誓他会咬她的耳朵,那是她最敏感的一点之一。

“你输了,不许玩赖,老实待着,我说了我来。”

这次不算。

她又在他识海里耍起了赖皮。

打多少次都一样,女人就赢不了自己心爱的男人。

他亦在识海里,“狠狠”地炫耀着他的胜利。

融安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岚皋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浙江最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六盘水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咸宁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