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流浪的英雄 第746节 王国博物馆穹顶的对决

发布时间:2019-09-25 21:36:49

流浪的英雄 第746节 王国博物馆穹顶的对决

泰伯斯·鲁根拿起了祖先的剑与面具,成为了新的夜鹰,

“这世界需要夜鹰...曾经,但是现在她不需要了,夜鹰只是被抛弃的存在,可我就是无法接受,”泰伯斯虽然已经给我们讲述完了夜鹰的故事,但看起來他自己仍未从中回过神來,

“......也许你应该放下夜鹰,然后成为新的英雄,现在的这个世界需要的英雄,”我有点替他感到悲伤,因为如果有一天世界突然不需要流浪的英雄了的话,我也许会比他更加失态,所以我完全理解他现在的感受,也想帮助他,

不过我的话却触动了他的神经:“放弃夜鹰,让夜鹰就此死去,,你根本不明白,你不明白,承担祖先的遗产是多么的沉重,”

呃,我、我的确不能真正的完全感同身受,不过我还是可以想象的啊......他如此坚持的想要表现出真正贵族的样子,也是这个原因吧,

“我无法让世界重新需要夜鹰,所以我只能让世界知道夜鹰,你明白吗,完全被人遗忘的感受,你明白吗

流浪的英雄  第746节 王国博物馆穹顶的对决

,”

...这个,我就明白了,

在南部大陆的时候,我可有那样一段经历,,我所有的同伴都突然不记得我了,虽然持续时间不长,可那种感觉,,

“就像是你不将存在了一般,就像是你虽然肉体还沒有死去,但是灵魂已经彻底消散了一样,就像...你已经和这个世界都再无联系了,”我说出了这种感受,

终于,泰伯斯稍稍冷静了下來,他隐藏在鹰脸面具之下的双眼看着我,用他那优雅的贵族声音说:“所以,你明白,那么,你也应该明白我会做任何事情让人们重新记起夜鹰吧,”

也许,我只是猜,泰伯斯的第一步是盗取那些属于王室的物品,那些沒有初代夜鹰的帮助就不会存在的物品,然后...如果这不奏效,沒有引起足够大的风波让也应重新出现的话,他......

夜鹰在战争中主要做两样事情,盗窃,和刺杀,

他要刺杀怀而特王,

“如果我想的沒错的话,,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现在的怀而特王虽然很年轻,但是我见过他,他是个聪明的人,也不是个沒有仁慈的暴君,”

泰伯斯沒有说话,这也就代表他不否认自己准备刺杀怀而特王,

我咬了咬牙,然后从空间袋里取出了半身像,现在,我知道那是谁的半身像了,那一定是初代夜鹰的,

“还给你,就像我承诺的那样,现在,我只是作为一个明白你痛苦的人去说,,把那些藏品还给博物馆吧,然后,至少换一个方式让夜鹰复活,”

“换一个方式,我的好先生啊,”泰伯斯的口气变成了他一直尝试去伪装的贵族样:“什么样的方式呢,还有什么样的方式比报复那埋葬夜鹰的怀而特王室好,”

复仇吗......

我叹了口气,然后从身后抽出了大剑,,大剑在半空中就散发出青色的光芒,当它被我直直的指向泰伯斯之时,那巨大的剑身已经变成了细细长长的刺剑形态,

泰伯斯明白我的意思,他当然明白,所以他也从背后抽出了细剑,耍了一个剑花之后把细剑竖在双眼之间:“夜鹰,不会在月光下陨落,”

月光、那月光照耀在我们两个人的身上,轻柔而又凄冷,我们开始慢慢的对峙移动,寻找适合击剑对决的地方,,那博物馆塔型穹顶的顶端似乎正合适(我们之前在塔形穹顶与圆形穹顶的中间大平台上),那是一个宽度大概一米的长长平台,如果从那里摔下去,沒有什么地方可以抓住或者减缓降落速度,会直接从高高的博物馆顶端摔到地上,

不过击剑的对决,,不管是刺剑、细剑还是佩剑都一样,,最适合直來直去的移动,如果你摔下去了,那只能说明你的步伐不准,但如果你步伐足够准也不会被敌人打落的话,不管是多高多窄的平台也沒有问題,

米娅看着我们并沒有干预,因为她知道沒什么可担心的,,她不相信我会被打败,而就算是我因为在对决上是新手摔了下去,我也能凭借大剑飞起來,

虽然我必须和他战斗,但是我觉得这场决斗是荣誉的,所以我一边竖起大剑刺剑,一边点了下头,这是决斗中表达尊敬的最简单方法,

几秒钟之后,泰伯斯也点了一下头,

然后,他放下了细剑,轻轻滑动剑尖向我逼近了过來,动作甚至比白天还要快速敏捷,我并沒有躲避,而是凭借我的反应力抬起刺剑抵挡这并沒有用力的攻击,接着向前踏了一步,而与此同时,泰伯斯也向前踏步,细剑与刺剑发出摩擦的声音,我们两个人的剑都抵在了两个人的脸边上,

锵,

所以我们不得不同时向后跳去,两把剑也同时分开,剑身更长的我的刺剑在这时就占据了一些优势,然而我却果然因为沒有习惯直前直退,沒有踩稳失去的先手的机会,泰伯斯做出了一个大大的弓步,一往无前的抓准机会把剑刺向了我,我一只脚悬在空中另一只脚只踩在平台上一半,摇摇晃晃的躲过了这个攻击,然而,细剑可是有两个剑刃的,

唰,泰伯斯轻轻划了一剑,在我的右肋下侧划出了一道伤口,如果不是我掌握好平衡立刻伸出刺剑逼退他的话,恐怕还不仅仅这一道伤口那样简单,

这次只是我失误了,看來我得打起十二分精神,,

还沒等我想完,泰伯斯就突然再次向前逼近,而他的剑被他高速的挥动了起來,,并非大开大合的挥动,而是手腕摆动,仅仅让剑尖滑动,其他地方不会露出一点破绽,那夜色羽翼的剑尖反射着月光危险的在我眼前织出了一张名副其实的剑,

呜啊......他可不是什么酸腐的贵族啊,,他不愧是夜鹰,

别无他法的我只能不断后退,习惯了大剑那横冲直撞打法的我感觉十分不适,而当我感觉我一只脚的后脚跟再次悬空的时候,这不适就变成了些许慌乱了,

“...啊,”

连云港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连云港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连云港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连云港治疗宫颈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