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超玄幻文明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2:27

超玄幻文明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那盒子通体漆黑,表面只是烙刻了一点储存所用的符文,看上去颇为一般,寻不出什么亮点,唯独上面沾染的些许血痕,让夏潮感觉有些触目惊心。

凝视了一两秒,夏潮挑眉问道:“这盒子里,装了什么?”

徐正阳面色肃然,言道:“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听闻此言,夏潮打开了那盒子。

在那盒子之中,正放着一个石头。

这石头大约有一个巴掌大小,通体圆润,寻不出一丝棱角,透着一种难言的简约之美,颜色则呈现为浓郁的深黑之色,纯粹而无光。

在它出现在世间的一瞬间,夏潮敏锐的感觉到,四方的灵气波荡翻涌,如瀑流激涌,向着这石头急速流去,似乎这一个石头具备着非凡之能,能够将诸天灵气引尽。

这是什么?

夏潮目光一凝,神念之海浪潮翻涌,试图从记忆中寻出这黑色石头到底是什么。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灵物可以会造成这般骇人异象!

但这一顿沉思之下,却始终寻不到任何有关黑石的有关印象,能造成这般结果的唯一解释,就是……

“这就是超凡神物黑全之石?”

夏潮抬起眉头,看向徐正阳。

徐正阳微微点头,脸上仍旧是那般凝重。

虽然超凡神物到手,但夏潮第一时间并未欣喜,而是肃然问道:“出了什么事了?”

此事他本是让人道军队出手,前去搜寻,为什么现在会由学校一方交付过来?

而且,在这片黑色的玉盒上面,还携带了些许血迹。

这是谁的血液?

在这其中,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徐正阳沉默片刻,道:“这是秦颜镜从神魔世界外围寻来的。”

听闻此声,夏潮身躯一震。

他心头纷乱念头于瞬间全然崩碎,似乎所有的念头被人尽数抽走,脑海中一片空白。

这血迹,竟然是秦颜镜的!

心神震荡之间,只听徐正阳叹息说道。

“一个月前,秦颜镜伪装幻阵,偷偷进入了神魔世界的外围,瞅准机会,盗走了这超凡神物,被万千神魔后裔追杀,其中不乏三阶生灵,若不是当时有军队过去,说不定当时她就死在那里了,但现在就算活了下来,也……”

夏潮手指忍不住一颤,双目瞬间赤红,急切问道:“怎么了?她怎么了?不会有事吧?”

“她深受重伤,濒临死境,军队已经将她送了过来,现在在大学里接受医治,目前还未苏醒。”

徐正阳叹息一声,道出了一个现实。

听闻此声,夏潮将盒子一合,二话不说,当即就向外走去。

他要去大学里看看她!

那样一个冰冷却热心的女子。

那样一个少语却充满正义感的女子。

那样一个有着光明未来的女子。

结果却为了他,冒险踏入神魔世界夺取超凡神物,差点身死在那边!

他怎么可能还安心坐在这里,研究那该死的核裂变飞剑?

但夏潮仅仅只走出数步,身躯便陡然一滞。

似乎有无穷法能自虚空镇压而来,让他的周边四方空气被凝滞,虽然有心前行,但身躯做不出一点活动。

这是徐正阳施展出莫测法能,以气势压住了他的前行。

于此同时,导师的言语低声传来。

“夏潮,你不能回学校,不要忘了,你已经做出了核裂变飞剑的成品,倘若一去,天碑必有感应,我知你心中焦虑,想回去看看,但你若不想前功尽废的话,就好好想一想吧。”

话音刚落,徐正阳的法能一收,无边压力静寂消失。

夏潮立在了原地,仿若木雕一般,久久不动。

他的心仿若置身火场,被万火焚烧,又仿若放置于冰山之中,遭受寒冷冰冻,百般滋味浮上心头,皆是煎熬。

这种感觉……

当真是痛苦到了极致!

他无比急切,想要回去看看,然而,他心中很是明白,若是自己如此莽撞行动,就让众人所有的努力全部浪费了。

这一瞬间,夏潮沉默了。

眼眸紧紧闭上,牙齿已然咬住了嘴唇,因为内心的痛苦撕裂,牙齿便咬的越狠,嘴唇都已经被咬破了。

静默了许久,他转过身来,睁开眼睛。

黑色的瞳孔之中,满是痛苦而生出的血丝,一张面孔说不出的狰狞可怕,夏潮低声问道:“那天碑的功效,就没办法关闭一会儿吗?”

徐正阳摇了摇头,道:“如果关闭了天碑,神魔必定能算到一些端倪,为了保证事情的隐秘,天碑不能动。”

得到这样的回应,夏潮哈哈大笑了一声。

他知道,如此一来,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这破碎之星建成不久,缺乏救治的法器,绝不可能将秦颜镜转移到这边来,只有放在大学之中,她才有回天的希望!

想见。

却不能见。

能见。

却不敢见。

这现实是如此的残酷,残酷到他难以接受!

深深的吸入一口空气,将满腔的情绪压下,夏潮用拳头狠狠的砸了三下地面,发泄着心中的怒气,慢慢的道出一声。

“继续研制吧。”

此时,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件事情了。

只有研制飞剑,才能为自己化身结丹多增添一份可能,才能不负秦颜镜的付出!

定了定心神,夏潮将那黑色玉盒又合了上去,交给了徐正阳:“导师,此物我不太了解,让有关这边的教授们研制一下该如何使用吧。”

徐正阳点了点头,便将玉盒接下。

这种超凡神物神秘莫测,蕴含的伟力极度庞大,必须要仔细研究,将其中的秘密挖掘出来,才能物尽其用,简简单单的吞服,无疑是在寻死。

将东西交付出去,夏潮回过身来,继续沉心于研制之中。

虽然还在研制核裂变飞剑,但他的心神却是汹涌不定,再也不复之前的平静心态。

诸多浮起的心神中,唯有一个念头来来回回的冲卷,不断重复。

“只希望,学姐她不会有事。”

是的,他只希望她不要有事。

在这一刻,夏潮这才发觉打破,在这个世界上,对他而言,秦颜镜才是最为重要的人!

……

(。)

信阳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阜阳性病
梅州治疗男科费用
信阳治疗阳痿方法
阜阳性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