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云川沧月 第八章 神魔

发布时间:2019-10-18 00:51:35

云川沧月 第八章 神魔

冷风在耳边呼呼吹过,马蹄得得

,云川坐在沧月身后,又疲又饿。分不清姓金还是姓古的老头抛过来一袋酒,沧月秀喝了一半递给云川,云川没半点客气,一股脑倒进胃里,老头拿回酒囊在空中用力的摇了摇,冲着云川大笑说道:“咱们可不知道你们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前面不远就是科兹科镇,那里有足够的食物。”

麦酒的醇香还在唇齿间缭绕,沧月秀苍白的脸颊现出一抹绯红,风撩起她的发稍,漂亮的眼睛里溢满笑容,她感受着自然的气息,半袋酒喝下去,肚子里暖暖的已经没有饥饿感。

事实上,科兹科镇并没有像老头说的那样就在前面不远处,直到中午他们才在地平线上远远看到一团模糊的影子,阳光下一条发亮的大河弯弯曲曲拐个大湾从小镇边上绕过,消失在远方。

众人勒住马稍事停留,金老头用手一指:“罗纳河,约德尔帝国境内最大的河流。”

云川好奇的问:“为什么我们逃出来这么久,一直没有遭到约德尔人的追捕?”一路上云川已经跟大家认识,他勉强能分辨出两个老头谁是谁,金老头嗓子略微沙哑,而古老头说话的声音更尖锐一些,两个精灵一个笑的时候有浅浅的酒窝,另一个说话时会有微微皱鼻子的小习惯。有些细节有的是沧月告诉她的,有的是他自己观察所知。

金老头摸了摸胡子:“他们速度没有我们快,可能就在我们身后不远的路上,过了科兹科,往西绕过科斯塔城,到达皮母之地,就安全了。秀姑娘,回到家老头请你吃镇上有名翡翠珍珠鸡。”

沧月秀笑道“好”。

云川听说过皮母之地,那里有黑暗沼泽、巫毒森林、嚎哭深渊,隐藏着残忍的狼人和呆傻的巨人,以及传说中被另一个世界遗弃在大陆的各种奇形怪状的野兽,只要听听这些名字,就让人对那里望而生畏。“我们逃出来的那里叫什么地方。”他心里有太多疑惑。

老头饶有意味的扫了一眼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原始人,很耐心的道:“潘帕斯城,约德尔帝国的一个普通小城。”

云川不经意的印象里,站在监狱的城楼上,眼前那浩瀚庞大的城市,居然只是一个帝国的普通小城,世界之大,远超出他的理解和想象,不知以后还会有多少不可思议际遇。

沧月秀拉起他手掌写到:“我让师傅收你为徒。”

在这段时间里云川已经习惯和熟悉她对他的这种交流方法,他也学着她简练的口吻回答:“好。”

旁边一直悄悄观察的一个精灵咯咯笑着:“秀姐姐,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七年不见了,我和莎娜有很多话要跟你说,你怎么一心只顾这丑兮兮的小子。”

云川下意识的抬手摸摸脸颊,那里胡子拉碴,头发也像野草一样纠结在一起,像极了路过村里的流浪汉。他突然扭过头朝着应该是叫娜美的精灵眨眨眼道:“你仔细瞧着我的眼睛,我本来也是很帅的。”他本性开朗,只是一连串意外事故,郁结不开,少女说话俏皮亲近,又勾起他少年心性。

娜美摆出左右端详的样子,郑重的说道:“恩恩,把你带到精灵族里,那些骄傲的精灵男人们一定大大的自愧形秽。”她尖尖的耳朵露出来,配着她可爱的神情,调皮的不能再调皮。

莎娜在马上笑的前仰后合,云川甚至有点担心她会掉下马背。

娜美还是一幅故作严肃的表情,盯着他看看,又盯着沧月秀看看,说道:“有空的时候,你要认真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

云川道:“故事太无趣,你会听睡着的。”云川不知道,三个人说说笑笑的时候,束玉和岸离在他身后苦着脸怨恨的盯着他身影。

小镇在望,他们重启前进的步伐,那些低矮的房子越来越近,已经可以看白色烟囱里炊烟袅袅升起。可是陈旧的街道上却没有人影,整个镇子里异样的安静。就快要到最近的房子时,沧月秀的师傅戚禹勒住马匹。

“没有狗叫声。”古老头说道。

“这并不代表什么问题。”金老头说道。

“那我们绕过去。”云川说道。

“下一个村镇非常遥远,我们需要补充食物。”古老头说道。

“我们分成两拨,束玉、岸离跟老头子们先进去看看。”沧月秀的师傅做出决定。四个人戒备的策马进去,过了一会,回到入口大声的招呼他们过去。

街道的上一片狼藉,黑洞洞屋子透着不详的意味,窗户破败不堪,损坏的门板摇摇欲坠,马儿紧张不安,灰溜溜的慌乱嘶鸣,一只受惊的土狗在巷子一闪而逝。云川感觉脊背上凉飕飕的冒出冷汗,手掌被沧月秀紧紧的抓着,“发生了什么”他喃喃自语。

眼前的广场上尸体堆积如山,僵硬而扭曲,血液浸透了他们的衣服,地面上成片的血渍尚未凝结发黑。高高的尸体堆上挺着一直银色的长矛,上面挑着一个男孩的尸体,云川强忍的不去看,但死者眼睛好像紧紧的攥住了他的视线。

身旁的精灵扭过头去,在马背上大吐特吐起来。

老头子策马过去,温柔的抚着她们的后背,等她止住吐,他对精灵和沧月秀他们说“你们到镇外等我们。”

“不,我们留在这里”云川突然倔强的说,沧月秀握着她手掌,柔顺的靠近他怀里,精灵们看着他坚定的眼神,“我们也留下。”

“什么人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云川眼里有淡淡的泪水。

戚禹低头沉吟:“这是神魔的手段,悲劣而残忍的杀害无辜。他们一定是高估了我们的速度,追踪我们至此,如果在下一个村镇没有找到我们,他们可能会在路上设下埋伏。”

云川问:“是约德尔人的神魔?”

“不,他们是约德尔的敌人,同样也是我们的死敌,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说道这里,古老头停下看着沧月秀。

“是因为你吗?”怀里的人点点头,“为什么?”。

古老头看着戚禹,似乎在做一个决定,那边点点头,他继续说道:“这话说来很长,我们先离开这里,路上我再告诉你。”

就在他们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一个庞大的黑影投射在地上,尖尖的屋顶上,站着一个高大的神魔,赤红的双眼充满死寂,银色的长袍盖住裹住他的身躯。

“你们走不了了。”他桀桀怪笑,念起古老的咒语,天空被招呼出一簇簇冰冷的长矛激射而来。

这时候云川见识了老头强大的另一面,他们取下肩上的小斗篷,快速的旋转向上,坚利的长矛就像碰到了一面铁壁,被撞向四周,精灵和两个少女已经弯弓搭箭,看准了间隙,带着尖锐的风声射向神魔,迫使他跳上另一个屋顶。

戚禹跟着跃上去,对沧月秀的师娘苏锦樱说道:“带他们离开,我和金老头留下来。”云川不知道他从身上哪里取出了一柄古剑,剑身在阳光下泛着刺目的光芒。金老头跳上另一边的屋顶,神情肃穆,如临大敌的持重,手里是一柄短短的小斧头。

没人驾驭的两匹马惊慌的窜向远处,苏锦樱和古老头带六个少年离开古镇,身后传来神魔刺耳的声音:“你们两个能拦得住我吗?好多年不见了,戚娃儿、金娃儿也变成老头子了,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长进。”

西宁整形美容手术
防城港治疗卵巢炎医院
眉山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西宁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防城港治疗盆腔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