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低头上网可致社交障碍玩手机的你知道不

发布时间:2019-12-05 06:00:20

低头上可致社交障碍,玩的你知道不?

有脑科医生提醒“低头可致病”——

从台式电脑上的互联,走到3G/4G的络世界,人与人的距离不知不觉间形成一道鸿沟:早晨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晚上睡之前最后一件事还是玩,仿佛离开了就与世隔绝一般。

近两年来,不仅志愿团体关注到络发达产生的弊端,医生、学校、企业单位对络“依赖”现象也深有体会。心理医生和倡导“零日”的志愿团体不约而同认为:该用行动倡导合理使用络,别让人与人交流隔“”

▲2014年3月29日,南京建康路旁,一个超大“”友情提醒“低头族”们:“放下,多留点时间给家人和春天”。(CFP供图)

“零”进行时

重拾阅读快乐,抬头欣赏自然

曙光公社学生志愿者策划的“零日”并不是最早的行动派,今年4月到5月初,广州出现多场倡议“零”的公益活动

。种种别树一格的“零”活动,都希望倡导一种正确观念:除了用上,更需要重视和身边人们的情感交流。

“如果离开络,可以做什么?”最先行动的是海珠区图书馆,为了号召大家重拾阅读的快乐,4月21日,图书馆组织40名文化志愿者分成5组,开展骑行快闪推广阅读活动。骑行途经海珠湖、广州塔、大元帅府、中山大学、晓港公园等旅游点进行阅读推广,号召大家一起重新认识读书的快乐。“如今,很多市民都痴迷于电子产品,‘低头族’随处可见,走在路上,抱着、iPad,除了玩游戏,还不亦乐乎地刷微博、玩。若把时间分出来阅读和交流,乐趣不比刷的少。”参与宣传活动的骑行者如是说。

而五一劳动节期间,某企业的志愿团体现身在繁华的天河城广场、中华广场、江南西、珠江新城、白云万达等几大商圈,上演开展独具创意的“抬头拥抱”公益行动。“随着智能、平板电脑等移动通信和娱乐设备的不断普及,越来越多的人盯住屏幕,用上畅游填满零碎的时间,成为了不折不扣的‘低头族’。殊不知,这种行为却遭身边友人‘吐槽’,认为被忽略。倡导‘零’拒绝‘低头’的活动,是希望大家把头抬起,多欣赏路上的风光,多关心身边的人。”该企业的志愿者说。

正视“络依赖”

用心理疏导和药物治疗瘾症

当前,因玩造成的悲剧时常上演:“结婚纪念日老公只顾玩,老婆发飙”,“女子在游泳馆锻炼险溺水,救生员埋头玩未救人”……“低头族”耐人寻味的越来越多见诸报端,但在改变人们行为的方面还收效甚微。心理医生发出警告,“低头族”虽然未达到络依赖综合征的诊断指标,但从心理学的角度,已形成络依赖的倾向,不得不重视。

在广东三九脑科医院的心理行为科,医生明显感觉到,最近两年前来咨询“如何扔掉”的市民日渐增长。“以前咨询络成瘾者,绝大多数为沉迷吧的青少年,如今则不一样,没收了孩子的电脑设备,但孩子改成用上玩游,家长焦急无比;就连白领级的咨询者,也烦恼着该怎么摆脱络等新型上方式。”该科主任王德民介绍。

“最为典型的患者是一名深圳高中男生,自从在上下载了社交游戏app,便每天花10个小时刷机升级,与友们比赛排名

,家长没收他的,他立即表现出烦躁的情绪,严重时竟然砸烂家里的家当,从行为上看,这是典型的络依赖综合征。”眼看络将毁了一个孩子,这名高中男生被带到医院接受脱瘾治疗。王德民回忆,这名男生一进医院就被护士没收了,他生气得两天没吃东西,还说:你不给我玩,就死给你看。医生觉得抵制其玩的方式行不通,便还他,改为引导他从一天10个小时的上时间,逐渐递减到8小时、6小时、5小时……在此期间配合心理疏导,让其感觉瘾之严重,用药物控制其不上期间产生的情绪焦虑、犹豫等。五六周时间过去,该孩子的用习惯才恢复正常。

“无独有偶,前两天有个家长领将要出国的孩子来咨询,这个孩子也有沉迷络的问题,家长锁住家里台式电脑,他就偷偷改用上。上行为导致他不跟父母交流,为人非常孤僻。而学校老师却反映,孩子没有早恋,没有喝酒吸烟,家长更板上钉钉认为孩子有瘾。根据医生的专业评估,他确实患有络依赖综合征。”

【观点】

长期“低头”易有社交障碍

早已不是简单的通讯工具,游戏、社交软件等带来丰富的资讯和娱乐,“低头族”与相处多了,还会有多少时间留给身边的人?通过,人们可以讨论很多话题,但人与人面对面时,却发现无话可说了。

“‘零日’早就该倡导了,给‘低头族’们亮盏红灯。”王德民认为,依赖络的群体,比以往依赖电脑的人群更为庞大,危害性也随之增加。“最典型的‘低头族’只顾着在微博、远程交流,很少跟身边的人说话,影响社会功能,社会功能减弱

,形成了心理学说的社交障碍。从其他别的角度来说,‘低头族’走路不看路,已经报道过很多这样的交通意外了。如此沉迷于络,下一步便会发展为‘瘾’,必须提前进行干预。”

为“零”而禁也不现实

然而与“零日”矛盾的是,络已经深入人心了,互联科技越来越发达,人们用访问络来达到娱乐、社交、工作交流,是不可避免的趋势。曙光公社的学生志愿者坦言,该现实确实存在,为此他们的“零日”,必须先迈出第一步——“如控烟一样,零并不等于禁。第一步应该先倡导,减少不必要的上时间,把原来用于上娱乐的时刻,分配到与朋友、家人的面对面交流,或用于阅读、做户外运动等”。而作为心理医生,王德民认为,每天用于娱乐性上的时间不该超过3小时。

“减少上时间,大家都能做到,这也是我们把‘零日’的倡议从校园推到社会的原因。”曙光公社负责人少敏如是说。在搜集对付“瘾学生”的报道时,曙光公社的志愿者发现,各种奇怪的“抵制”就出现在高校里。“例如,外地高校有的老师为了惩罚学生上课偷偷玩刷微博、,生气得没收学生的。还有某学校开毕业典礼时,严禁学生使用。这种做法我们不提倡。毕竟,人是具有主观能动性的。如果说曾经使我们相互之间的距离扩大的话,那并不是的问题,而是运用的人。”未来,“零日”理念要深入广大社会群体,可能任重而道远,但曙光公社希望,通过长远的宣传,让“零”的理念潜移默化,最终达到深入人心的效果。“就像光盘行动一样”,少敏说。

西藏军区总医院怎么样
宁国市人民医院
襄阳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瑞安市人民医院红十字分院怎么样
西宁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效果最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