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去到未来喜当爹 第282章 寒心

发布时间:2020-02-14 22:53:56

去到未来喜当爹 第282章 寒心

通在膝下环绕身边的子孙堆里打量一眼,并没看到孙女杨宁裳的身影,于是开口问道:“宁裳还没回来么?”

杨老爷子话音刚落,一旁的某个小孙子就将话給接过,奶声奶气的说:“爷爷,宁裳姐去接她一个朋友过来吃饭,现在还没回来。”

杨老爷子更加疑惑了,“今天是她爸生日,又不是她生日,她怎么还接她朋友过来?”

那小孙子答不上话,一旁的杨逸泽就开口解释:“宁裳姐是去接她男朋友过来吃饭的。”

“噢~”通并不是个迂腐的人,当他知道孙女有男朋友后,他并不排斥,眼里还划过一丝对于孙女婿产生的兴致。

正当这时

,杨为铭别墅大门走进来一衣冠楚楚的年轻人,能参加杨为铭这场家庭生日宴的来宾,杨老爷子都认识,可他却对这名青年面孔感到陌生,又朝着身旁儿孙发问:

“咦,来你们三叔这吃饭的人,大都是你三叔的亲戚朋友之类的,这些人没几个爷爷不认识的,但怎么这小子却这么面生,这又是谁家的娃娃?”

通话音一落,膝下子孙就叽叽喳喳吵了起来,通从孩子们的言语中知晓,这男子是杨宁裳的未婚夫吕梁。

吕梁的父亲与杨为铭是商业合作伙伴,这对男女为什么会被安排在一起的原因,人老成精的通不用别人说,他也能猜得**不离十。

知道这消息后,通立马吹胡子瞪眼了,“宁裳什么时候有了个未婚夫,这么大的事爷爷怎么不知道?!你们老爸是不是故意瞒着爷爷,我还是杨家的当家的么!”

“爷爷您消消气。”一旁杨逸泽赶忙上前给通轻抚着后背顺气,嘴里惴惴不安的说:“这事我们小辈也不大清楚,宁裳姐与那人的婚事,只是三叔酒后之言而已,做不得数,我们说他是宁裳姐的未婚夫,也不过是开玩笑而已。”

通听了孙儿解释,他的面色这才好了许多,旋即想到曾经的自己,自嘲一笑:

“嗯,我就说嘛,你们三叔也不像我原来那么古板,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他怎么还会给宁裳包办婚烟呢,看来是我想多了。”

通顿了顿,他见杨宁裳并没跟在那男人身旁,便疑惑的对杨逸泽问道:“逸泽,你不是说你裳姐是去接她男朋友过来么,怎么现在她男朋友都来了,可她却没影子?”

“爷爷,其实这事是这样子的…”杨逸泽一脸尴尬的将这件事,简略的说出。

听过孙子的解释,杨老爷子这才只到杨宁裳除了有一个杨为铭帮她挑选的未婚夫外,还有一个和她自己选择的男朋友。

今夜她去近接的人,就是她的正牌男友。

杨逸泽嘴里如倒豆子一般,将自己所知,一股脑全部告诉杨老爷子,当老爷子听到杨宁裳自己找到一如意男君后,杨为铭处处想着拆散他们。

甚至还与别人口头许诺下杨宁裳的婚约,约定等杨宁裳大学毕业之后,就把她嫁到她未婚夫家,这可把杨老爷子的脾气又点了起来。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杨老爷子被杨为铭气的,他唇下胡须都止不住的颤抖。

杨老爷子一拍大腿,顿时站起身来,作势就要朝着客厅另一端,那正与其他人高谈阔论的杨为铭走去。

瞧杨老爷子那一脸怒气冲冲的样子,就知道他这是打算狠狠训那小三子一顿。

杨老爷子刚想挤出围绕在身边的儿孙群时,可身旁伸出一老妪苍老的手,又将杨老爷子给扯了回来。

一旁的杨老奶奶见老爷子这般气势汹汹要去找小儿子算账,她忍不住抱怨道:“老三现在都多大了,就算他做错事,你也该在大庭观众之下给他留点面子吧。

再说了,这种包办婚烟的事,你难道没做过吗?瞧咱家这几个闺女儿子,有谁的对象是他们自己找的!”

杨老爷子被老婆子一训,顿时如泄气的皮球那般萎下来,老实的坐回位置上。

不过看杨老爷子那一脸余怒难消的样子,就知道他晚一点肯定会找个机会,狠狠教训杨为铭一顿。

如今一只脚都踏进棺材的杨老爷子,对于金钱权势这等红尘俗物已经看开,他对于曾经不征求儿女意见,就为他们安排婚事的事,深感后悔,如今看到小儿子要继续走自己的老路,杨老爷子说什么都要阻止他小儿子这种念头。

正当杨老爷子思绪之间,别墅大门方向,又有人影走近,带屋外之人进屋之后,众人这两人是杨宁裳与徐帆。

杨宁裳见屋子里头人那么多,这让她情不自禁扯了扯宽大外套,将小腹给严实遮起,一脸强颜欢笑的与众人聊天。

杨宁裳的叔叔婶婶见到她后,只是与她客套几句,转而又与身旁之人继续聊天,而杨宁裳的堂兄妹几人,则是走到她的身边将她包围,扯着她与徐帆,朝着客厅某张沙发上的一对老夫妻走去。

“帆哥,这是我爷爷和我奶奶。”

杨宁裳对徐帆介绍完二老,徐帆便礼貌的与二老打招呼,杨老爷子看着举止得体的徐帆,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那很个叫什么吕梁的男子也不差,但杨老爷子见他穿着一身正式场合穿戴的西装,来参加这种私宴,这给杨老爷子的感觉就是这个男人有些做作,这让他不喜欢。

徐帆今天的一身得体休闲装,给杨老爷子的第一映像很不错,二人趁着晚饭还没开始的片刻功夫,在那喜笑颜开的聊着天。

一旁的吕梁见到杨宁裳出现之后,便一脸笑意的走来搭讪,但杨宁裳很明显不给他面子,先是对着他冷哼一声,就背过身子不去理他。

正与徐帆聊着天的杨老爷子见此,心里对于杨宁裳的事,已经明白了个大概。

随着墙壁指针即将指向七点半,杨为铭便招呼着大家去餐厅用餐,在杨为铭带领下,客厅里头二三十人鱼贯走入餐厅,按照男女老幼分成四桌而坐。

徐帆有幸的被杨为铭安排在与他同一桌,桌上除了杨为铭之外还有他的两个兄弟和杨老爷子,以及几个徐帆并不认识的中年男子,估摸着他们应该是杨为铭姐妹的丈夫。

当然,这桌除了坐着这些人外,吕梁也位列其中,虽然吕梁给徐帆敬酒时,是一脸的笑意盈盈,但徐帆总觉得这人对自己恨的那叫一个咬牙切齿。

在众人推杯换盏之间,时间渐渐流逝,随着一个两层大蛋糕被保姆从厨房里推出,由杨为铭携手挺着一个大肚子的周倩一起将蛋糕切开,再把蛋糕瓜分给众人的时候,众人都就知道这场生日宴已经进行到了尾声。

“哼!”

杨宁裳目光吃味的盯着周倩那个**个月的大肚子,旋即冷哼一声就撇过头不去看她。

在她身旁对徐帆见着一幕,心里怎会不知杨宁裳心里在想什么,这妮子肯定是担心周倩肚子里的孩子出生后,会夺走原本属于她的父爱。

心念及此,徐帆轻轻将杨宁裳的手握紧,用手心的温度,温软着杨宁裳的心。

手推车上的二层蛋糕在杨为铭与周倩努力下,被分成好几十份,周倩将蛋糕铲到餐碟上,旋即小心翼翼的挺着一个大肚子,朝着边上走去,瞧她行走的方向,就知道她要给在不远处的客人送蛋糕过去。

杨为铭刚放下蛋糕刀,就见周倩在人群中如履薄冰的行动,见这一幕,让杨为铭心中多了一抹担忧,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周倩身边,将她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嘴里还疼爱的说:

“小倩,你现在怀孕了,就别继续逞强,这些事还是让其他人来帮忙吧。”

说罢,杨为铭环视客厅一圈,就见女儿正亲昵的靠在徐帆身边说着悄悄话,见此,这不禁让杨为铭生出一些火气,连说话声都带上了三分怒意:

“宁裳!你没看到你小妈怀孕了还在忙着给送蛋糕吗,你也不懂上来帮忙,啧…”杨为铭说完,还一脸无可救药的在那摇着脑袋。

杨宁裳见此,也就在这一刻,她眼眶也微微红了一圈,嘴唇哆哆嗦嗦没说出一句话,但她内心却在咆哮着:

爸!可我也怀孕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