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DARPA缘何成为自动驾驶汽车的摇篮_a

发布时间:2020-01-16 11:54:00

DARPA缘何成为自动驾驶汽车的摇篮?

2007年DARPA自动驾驶汽车挑战赛的冠军车

编者按:本文节选自《与机器人共舞》。在这本书中,作者将我们使用的智能产品分为两大类:人工智能(AI)与智能增强(IA),人工智能的目的是替代人类工作,而智能增强是更好地辅助人类,弥补人类短板。第一篇从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举办自动驾驶汽车挑战赛谈起。

2007年秋天,在美国加州的沙漠中的一个已经废弃的军事基地里,一辆雪佛兰SUV不紧不慢地行驶着,一个矮胖的男人在这条尘土飞扬的临时赛车道边用力挥动着一面方格旗。挥旗子的男人是托尼特瑟,他也是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的负责人。

这辆车的车身上贴着一个大大的GM贴纸,但方向盘前却并没有司机。在仔细观察后你会发现,车里的其他座位上也没有乘客,而参赛的其他汽车也无一例外,没有司机或乘客。赛车似乎在绕着这个曾因被用来训练军队进行城市作战而临时搭建的赛道无休止地转圈,这看上去甚至算不上一场比赛,更像是科幻电影《银翼杀手》(Blader Runner)中周日下午走走停停的车流。

的确,几乎从任何角度看,这都是一场奇怪的赛事。DARPA自动驾驶汽车挑战赛吸引了由机器人专家、研究人员、学生、汽车工程师和黑客组成的团队,他们努力设计并打造出能够在城市交通环境下自动驾驶的机器人车辆

。此次比赛是特瑟组织的系列赛中的第三场,当时,在很大程度上,军事技术是在加强士兵的杀伤力,而不是取代他们。在一些情况下,机器人军用机由人类驾驶,很多时候,它的背后甚至需要众多士兵的支持。2012年,美国国防科学委员会(DSB)的一份报告指出,对很多军事行动来说,往往需要数百人的团队来完成一架无人机的飞行任务。

无人驾驶车辆则是更为复杂的挑战。对地面车辆来说,正如DARPA的一位管理者所说,地面很hard这里的hard指的是难以行驶而不是坚硬。单纯沿路行驶已经极具挑战,但机器汽车设计师还会面临各种各样的特殊情况:夜间行车,或是在阳光下、雨中和冰面上行驶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设想设计一台这样的机器可能遇到的问题:它需要知道如何对突发事件作出反应,比如高速路上的塑料袋是软是硬?它是否会破坏车身?如果是在战区,它可能会是一个简易的爆炸装置。在低速行驶且能见度不错的情况下,人类几乎可以毫不费力地应对这个状况。对人工智能研究人员来说,解决这样的问题就如同夺取计算机视觉领域的圣杯,这也是DARPA希望通过举办自动驾驶汽车挑战赛来得到解决方案的无数挑战之一。20世纪80年代,美德两国的机器人专家在自动驾驶汽车领域取得了零星进展,但现实情况是,想要打造一辆能够在时段自动行驶的汽车,要比制作一个能上月球的机器人更难,于是特瑟接受了挑战。这样的努力是有风险的:如果比赛未能带来结果,自动驾驶汽车挑战大赛就将成为特瑟留给世人的笑柄。因此,总决赛的方格旗与其说象征着汽车的胜利,倒不如说代表着特瑟的胜利。

曾有一段黑暗时期,在特瑟任职期间,DARPA曾聘请海军上将约翰波因德克斯特打造一个名为全信息识别(Total Information Awareness)的系统。这是一个庞大的数据挖掘项目,目标是通过收集信用卡、电子邮件和记录在上追捕。这一项目掀起了一场隐私保护风暴,2003年5月,美国国会决定取消这一项目。表面上看,全信息识别在公众视野中消失了,可实际上,它却被请进了美国情报机构,直到2013年爱德华斯诺登泄露的数十万文件揭露了一个广泛、深层次、追踪任何可能有意义的活动的监控系统时,这一项目才再次受到了世人的关注。在DARPA领军者的殿堂中,特瑟也是个古怪的家伙。他在全信息识别的丑闻中幸运抽身,而后几乎深入并把控了该机构所有的研究项目,推动了整个机构在其他领域的发展。(事实上,特瑟决定挥舞方格旗的举动正是他在DARPA任期的一个缩影特瑟是一个微型领袖。)

DARPA的成立,是美国对苏联人造地球(Sputnik)的回应,当年苏联的出现对深信自身拥有技术优势的美国人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为了一个明确的使命美国将永远不会在技术上被任何一方力量取代,DARPA在建立初期有个更简单的名字高级研究计划局(ARPA)。当时,这一机构的负责人多是科学家和工程师,这些人愿意在蓝天技术上投入巨大的赌注,他们同时也与全美最优秀大学的研究人员有着工作和情感上的密切联系。

不过特瑟却并不符合这一情况,他代表了乔治W.布什的时代。几十年秘密军事项目承包商项目经理的经历让他和乔治W.布什身边的很多人一样,对美国的学术机构充满戒心。在他眼中,这些机构太独立,他无法完全信任他们,并将新任务放在他们肩上。这并不令人意外。20世纪60年代,作为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专业毕业生的特瑟就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世界观,那时学界被划分成对立的两派反战的学生,和为越南战争设计先进武器的科学家和工程师。

DARPA文化的变革促发了当下自动驾驶汽车的研发浪潮

出任局长一职后,特瑟开始努力扭转DARPA的文化,虽然这一机构早已因在互联和隐形战机技术方面的创造而声名卓著。特瑟迅速把原本投放在高校上的资金转移到支持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军事承包商身上,这一机构也从蓝天走向了成果。特瑟认定,创新仍然能够秘密进行,正如可以通过新想法的风暴推动硅谷的竞争文化一样,即使那些想法失败了,也会得到奖励。

当然,特瑟将DARPA带到了新的技术发展方向上。他关注着数千名在战争中伤残的退伍军人,军事决策者有了更多权力、获得了更多成果后,他希望将机构的经费投入人体增强项目以及人工智能领域,这意味着那些受伤的军人能够获得机械肢体。

特瑟的汽车挑战赛吸引了大批跃跃欲试的车库发明家和志愿者。用军事术语来描述,这是一个战斗力增倍器(force multiplier),能让这一机构得到比从传统承包商处得到的更多的创新。无人驾驶汽车的研究浪潮正是在汽车挑战赛的推动下迭起,曾获得过汽车挑战赛的斯坦福冠军团队的领导者之一,正是谷歌自驾驶汽车的项目负责人塞巴斯蒂安特龙。

本文内容摘选自《与机器人共舞》一书,为湛庐文化独家授权易科技发表,转载须得到出品方同意。

《与机器人共舞》介绍:作者 约翰马尔科夫(John Markoff),翻译:郭雪,湛庐文化出品。

一岁宝宝脾虚如何调理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小孩健脾胃的食谱

孩子咳嗽舌红苔薄黄
产后不排气用四磨汤
儿童能用的止咳药
腰疼痛是什么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