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年味

发布时间:2019-12-04 09:19:39

摘要:军不由得放声大哭起来,夹杂着老六婶的哭声,这个窄小的院落变得更加昏暗起来。而不远处,贺岁的人们点燃了鞭炮,放起了烟花,把漆黑的夜空照的明亮多姿,好像在给老六叔指引着前往西天的路…… 临近年关,空气骤然变冷,凛冽的寒风夹杂着零星飘落着的雪花,吹到脸上让人感到刺疼。雪一落地还没有来得及熔化就结成了冰,使得本来潮湿的地面变得坚硬起来,给人一种阴森森的冷。老六婶佝偻着身子,一件单薄的棉袄已经掩盖不了她弯曲的腰身,双手紧紧伸进袖子里,小心翼翼地顶着寒风,冒着雪花,走在这已近黄昏的阴森森的乡村小径上。不一会儿,来到了一家装饰气派的庭院,推了推大铁门,见没有动静,就呼喊起来:“军啊!军……”军是老六婶的大儿子,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村汉子。大铁门“吱扭”一声取开了,一个脸色黑瘦的中年男人闪了出来。

“什么事?娘。”黑脸男人赶紧问了起来。

“快去看看你爹,他快不行了……”老六婶一脸的慌张。

“上午不是还好好的?怎么回事?”军一边关上大铁门,一边风风火火地往老家奔去。身后老六婶一溜小跑似的跟着。

老六叔正斜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眼神迷离着。军见状赶紧将老六叔扶起来,想让他坐起来,但是老六叔已经奄奄一息了,浑身没有半点的力气,哪里还能够坐起来?像一根软面条躺在军的怀里,没有一丝生机。老六叔患的是肺癌,上个月已经去市医院确诊了,医生说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没有想到就提前了。见没有生还的希望,在和弟弟姊妹们商议以后,放弃了对老六叔的治疗。但是为了不让老六叔难受,就骗他说检查了没有问题,让他安心回家养病。老六叔回到家,在家里呆不住,就在身体好点的时候出去溜达,逢人就说自己没有病。

“大侄子,干啥呢?你大兄弟说了,我一点事没有,都检查完了。”

“二外甥,忙啊!你大表哥把我弄到市医院看了,一点毛病没有!”

老六叔就像背书一样,向遇到的任何人诉说着自己的情况,好像别人都很关心他一样。然而,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老六叔隐隐约约觉得自己的病并没有好,感觉越来越差,从孩子们的眼神里他好像预感到了什么,但是看看身边的儿女们,家境都不怎么样,不由得叹了口气,也就装聋作哑起来。

“唉!……”老六叔越来越离不开这个叹词了。

老六叔年轻的时候是个好把式,各种农具样样精通,使得一把扬场锨,每当麦收的时候,他一人能够扬出别人两个人的小麦来,颇受社员们的青睐。改革开放以后,他见上学一时间没有盼头,就把军和井弟兄俩早早地拉下来,帮自己干活。家里一时间添了两个劳力,经济状况比别人家好了不少,这让老六叔骄傲不少。军老实巴交的样子,就知道干活,在村子里跟着包工头干泥瓦匠,一年到头风吹日晒,变得又黑又瘦的。井则不同,生性暴躁,喜欢冒险。软磨硬泡让老六叔借下饥荒,学会了开车,跑起运输来。不几年光景,就发家致富了。挣了钱,也肚大腰圆起来,家里的日子也跟着红火起来。老六叔几度以有井这样的儿子感到骄傲,逢人便夸井聪明能干,嘴角上扬着,一脸的笑意。时光荏苒,一晃几十年过去了,生活在人们的手里变了模样。很多人家的日子都好起来了,军也是如此。凭借自己一手泥瓦匠的好活,也挣到不少钱,本来日子应该过得很好的,但是偏偏军的老婆不争气,一顺头给军生下来三个女儿,让计划生育给拖累了。镇上的计划生育部门把军抓到镇上,直到老六叔求爷爷告奶奶交齐了罚款,才把军放出来。眼看着日子没法过了,军索性豁出去了,领着老婆混东北去了。直到生了儿子这才回家,儿子是有了,但是这日子却日落千丈,被别人落下一大截。直到儿子十几岁了,才勉强在自家宅基地上盖起三间大平房,为了办手续,不得不给大队书记送上礼物,经济越发显得紧张了。

老六叔开始的日子还是不错的,尤其二儿子井,跑运输发了点财,经常给老六叔钱,让老六叔感到很满意。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去年井出车跑长途,出了车祸,把家底赔了个精光,整天垂头丧气的样子。在这个节骨眼上,老六叔病了,哪里还有精力照顾?这可苦了老六婶了,不但没有经济来源,看不起病,还要忍受老六叔的脾气,老六叔难受了就发脾气,嘴里不干不净的,但是老六婶又有什么办法呢?

见老六叔快不行了,军就让老六婶去喊井。老六婶一溜小跑来到二儿子井的家里,只见二儿媳正在屋里流眼泪,一问才知道井又去赌了,气的老六婶瘫坐在门槛上,一脸的绝望。原来井自从出了车祸,就干什么都没有精神头,逐渐迷上买彩票了。把家里仅有的一点钱都糟蹋了。井媳妇好不容易编筐卖了点钱,被井偷走拿去赌了。这日子可怎么过啊!临近年关,看到儿子家里什么年货都没有,老六婶绝望地回来了。回来的路上,闻到一股肉香,那是隔壁老韩家的厨房传出来,老韩家也是跑运输的,但是好像人家刚刚挣了大钱,大货车已经买了三辆了,日子过得蒸蒸日上的。来不及闻老韩家的肉香,老六婶郁郁寡欢地回到家,把情况告诉了大儿子军,军一顿臭骂,但是又有什么用呢?军开始担心起老六叔的后事了,自己家里刚刚盖了房子,连窗户都没有安装,哪里有钱办丧事?眼看着老六叔就要走了,军也顾不上说什么了,把老六叔一把抱在怀里,想安慰几句。

“爹!你感觉怎么样了?”军一边问一边晃了晃老六叔。老六叔缓慢地睁了睁眼,那仅有的一丝光芒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若有若无。他好像明白了什么,脸色变得极度绝望,慢慢地,脸上失去了血色,头一歪,死在了军的怀里。军不由得放声大哭起来,夹杂着老六婶的哭声,这个窄小的院落变得更加昏暗起来。而不远处,贺岁的人们点燃了鞭炮,放起了烟花,把漆黑的夜空照的明亮多姿,好像在给老六叔指引着前往西天的路……

共 21 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老六叔病重,他的妻儿在医生的劝说下隐瞒了他的病情,让他回家修养。原本富裕的儿子们,因为各家的遭遇,日子过得很是困难,就连老六叔的身后事都成了问题,最后,当邻居们贺新年的除夕夜,老六叔死在了二儿子的怀里。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6-02-16 06:40:57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阳江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广州市脑科医院怎么样
贵阳癫痫病医院能治愈癫痫吗
重庆治癫痫病哪家好
云南那家医院看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